想写梗(。・ω・。)

要是我们圈也有出题然后大家一起写梗的就好了

粮荒粮荒粮荒╭(°A°`)╮

不用每天的,一周一次也行啊╭(°A°`)╮有人写就行啊╭(°A°`)╮

唉还是点梗吧

梗不明确不写,没有梗不写就这样<(_ _)>

本身是个互攻党主释索
接受逆不接拆
大概啥都吃???

【趴】有梗木有?

备考期末复习停更

嗯……有脑洞的时候说不定就更新了……

考完后删

01
樱空释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当天空落下第一片雪时,雪花打在他的靴子上,化成了一滩水。
他告诉自己,如果他要等的那个人再不来,他就真的走了。
于是他又走回了身后的屋子,那个屋子并不华丽,但能遮风避雨,且还算温暖,对于现在的樱空释来说,已经足够。
他在屋檐下看雪,雪落了满山,树上皆披上了一层白衣,包括他的屋顶。
樱空释忽然觉得有些无趣,以至于他靠着墙,食指抵着太阳穴思考时,他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为什么要在这儿?我在等谁?我又算是谁呢?

02
明年复明年,春夏秋冬转瞬而过。
樱空释有时还会想,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之类的问题,到后来,也就不愿去深究了。
因为那是没有意义的,他这样说。
他住的地方门前有一条溪,山泉...

忽然想起前天在微博上截了一张图,大意是因为据说杨洋要出演全职所以有人开玩笑原来终极就是张起灵在青铜门内打了十年荣耀,放到空间后
有朋友评论张起灵在青铜门内打十年荣耀是什么鬼啦
我说是啊,论如何因为一个演员把两个角色和剧情神一般的联系在一起,张起灵怎么可能在青铜门内打荣耀嘛
她说对啊,那里信号不好哒
我淡定回答就是啊没信号的

然后我就看到了这个
真的是难♂兄♂难♂弟

😂😂😂😂😂😂

一座城池:

难兄难弟,苦中作乐。

【重发,lofter抽风。】

【快穿】化解执念的正确方式04

04  古代(三)

  “那个……我觉得”卡索不自觉舔了舔唇,“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再好好聊聊。”
  “殿下——”
  打断谈话的依旧是翠柳。
  她提着绿色裙摆匆匆地跑来,福身行礼。
  “殿下,全公公来东宫宣旨,说陛下找您呢!”
  卡索:“……”这是命中注定让他和舒墨不能好好谈谈了吗?
  “本殿知道了。”卡索颔首,“那我们下次再聊,丞相大人。”
  舒墨沉默地看着他。
  看着他的手。
  大白:……
  “咳。”卡索有些尴尬,他伸出了手道:“大白还你。”
  舒墨看起来有些惊讶。
  “你可以找你府上的人好生养着它,这小家伙明显就是个娇生惯养的,长这么胖还嫌饿。”
  舒墨心情复杂地接过大白,...

玫瑰

第一人称
花了两节晚修打手稿
部分内容根据一个大部分人都知道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初夏的晚风清爽,带着雨后的清新。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漫天星子在我眼前发着光。
  是错觉吗?我怎么好像看见一颗星子用力地抖了抖,然后朝我冲了过来。
  原来不是错觉啊……在被撞落到草地的那一刻,我如是想到。
  幸好没有四脚朝天,感谢嫦娥,还记得及时将她的兔子变成人形。
  好像搁着什么东西了,后背有些痛,我拍着衣上的草屑站了起来,垂目定睛一看,和刚刚撞我的那颗星子模样一块的石块儿静静地躺在那里。说不气那是假的,要是我只是一只普通的兔子,刚才那一下就够我受的了,说不定还会因此丧失一条兔命。...

时间

  大概都是一些很久远的事了。
  携起从前那些回忆来讲,挑挑拣拣的,也找不到什么东西。
  当樱空释意识到这件事时,早已没了旧日的急躁。
  他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时间的推移终究是残酷的,例如从前想体现一件事,一件什么东西的时候,现在已经没有当初那份感觉了。
  赤凝莲还在他的胸口。
  当他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逝者已逝,这么多年来,心境早已随着时光沉静。
  找回卡索是一种执念。
  见到他也是一种执念。
  再没有别的了,也不会有别的了。他甚至是有些轻快地想着,这样也好,见到那个人和梨落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觉得难过了。
  或许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
  最后落得个什...

一本正经地看了眼对家tag吃对家粮
回头看看本家的
完了我要炸
简直泪流满面(T ^ T)
本宝宝要粮!
实力催粮!

舔一波公子的颜

好想吃粮【委屈】╭(°A°`)╮

只想说一句……有产粮的大大都加油【挥小红旗】

无题【释索现代au】

江苏卷

有关于的车【???】

@叶澜青青 我的好了,请记得你的那份……😂😂😂

  樱空释和卡索的第一次是在十七岁的时候。
  两人从小认识,过了一段纠结期后就没羞没躁地滚在一起了。
  那时候卡索每天骑着看着有些旧了的白色自行车,到樱空释家楼下喊人,扶手上还挂着刚买的油条豆浆。
  樱空释这时就单肩背着书包,穿着学校里统一又朴素的没什么美感的校服从楼上走了下来,不过人长得英俊,倒是把校服给撑了起来,接过早餐,然后一屁股坐在后座上,时不时甩了下腿,听着卡索说话,露出淡淡的笑容,看起来肆意无比。

     走链接,微博:  http://weibo....

©夙锦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