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赞美《影》这部电影!很惊喜,很值得一看

听了一首特别飘逸的歌,来刷个脑洞。

接原著,假设樱空释没有陪着殉情(不是)【第一人称】
卡索转世到了不知多少年后的凡世里,成了一个国家的小皇子,樱空释跟过来做了国师,旁人敬他如神,但这时候他的性格已经因为经历一大堆事情和先前相差很大了。
卡索从小被他照顾到大。
日常大概就是这样的。
#国师好烦啊明明总是冷着一张脸怎么还跟老妈子一样
#还小的时候一直被管,最后书是他教的字是他教的什么都是他教的
卡索叛逆期来了的时候,大概是这样的
我摔了笔,跪坐在书案前,刚刚那个字一半都还没写完,我已经不想写了。
国师站在我的身侧看我。
我不服输似的抬起头和他对视。
凭什么我得天天留在这里听他讲学教习,他又非我老师。
但我一想起父皇...

梦回

  卡索找到樱空释的时候,他正靠着溪边的树干,支起一条腿,微微仰着头闭目,有种说不出的静谧感。
  卡索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那少年却已睁了眼,一眼看到了他。那人展颜而笑,朝着他伸出手,轻轻地唤了声“哥哥”。
  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下意识的,卡索已经走向樱空释,连脚步都变得轻快很多。
  他触及樱空释的手,一瞬间,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消散了。
  他醒了过来。
  
  ……
  
  樱空释正在写字。
  卡索撑着头起来,微微看了他一会儿。
  樱空释停笔,朝他笑道:“怎么突然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瞧了,好看吗?”
  卡索也笑:“你说呢?”
  樱空释缓缓走了过来,未挽起的发披散在身后,随着他步伐摇晃,微光透过窗撒进来,从卡...

他从身后揽住那人,伏在那人颈窝处。
谁也没有说话。
偌大的房间里只闻得二人的呼吸声,颇有些凌乱的急促。
最后他放了手,却还是忍不住揪住那人衬衫的衣角,眉目温顺,眼帘低垂,盖住了眼底的固执。
被他揪住的那人如一塑雕像,僵着没有一点反应。
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声音低哑“哥,你别放开我……”

这次,真的学业紧张了。。。。。。
更文随缘吧(好像一直是)
蒙昧大纲是写完了的,如果有空会写来更
在紧张时期,分秒必争的复习,肝基础,如果以后回来圈里还有人的话就把坑填完吧

想,和人,激情联文😂😂😂

蒙昧(现pa 03)

接下去的两天,依旧是阴雨绵绵。

假期还没过完,卡索成天窝在家里无所事事,偶尔看看书和电视,吃饭全靠外卖。

樱空释对此没有丝毫意见,他乐得陪卡索一起吃,有时候感受到那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又迅速逃开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笑。

太可爱了。

使他忍不住看着卡索,在两人相视的那一刻,状似不经意地眨眨眼,朝卡索勾唇一笑。

看着那人逃也似的离开。

卡索有时候用书挡着脸。

樱空释的视线很温和,但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脸热,然后又转念一想,我为什么要怕他看我?于是又把书放下。入眼的就是对面一张精致俊美的脸,樱空释像是感觉不到他的情绪一般,朝他微微一笑。

那笑容着实勾人,甚至勾起了卡索对樱空释...

蒙昧02

对于樱空释这个人,卡索是不忍心说他些什么的。

本就是自己十分关注的人,加之先前也是真心想拿来当弟弟疼爱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样,但他还是近乎无措地问了句“你去哪儿了?”

问完他又后悔了,感觉自己有些傻,又别过头不去看樱空释了。

那人换了鞋进来,听了这句倒是从善如流道:“前两天老师建议我们去买些课外书看,多阅读。我出门的时候还没雨。”

卡索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樱空释这回出乎意料的乖顺,虽然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但却很好地激起了卡索心底久藏的怜爱。他仿佛又看到第一天来家里的樱空释,少年看起来干净又乖巧,优雅又礼貌,卡索心里终于燃起了大约名为对于弟弟的宠爱,可惜樱空释似乎没有很好...

蒙昧01(现pa)

G市这场雨下得纷纷扬扬,总算冲刷了由于夏季的烈日所带来的炎热。

卡索已经接连几日没有见到樱空释了。

对于这位由继母带来的弟弟,卡索唯一的映象就是漂亮。

--甚至有些漂亮得过分。

这位弟弟的亲生父亲是另外一个市里的富商,算是上流圈子里的人,卡索没有见过他,脑中只想了句和我没关系就无所谓了。真正让他感到诧异的是本可以安心做贵公子的樱空释怎会与他的母亲一道来了他们家。在他眼里,樱空释似乎样样都是完美的。良好的家境,优秀的成绩,是普通人眼里的天之骄子。

没有任何原因。

只是在某一天,父亲与他介绍继母时,少年姗姗来迟,他手臂挽着刚脱下的校服外套,轻轻弯唇一笑,眉眼带着几分贵气,他笑起来,总让...

瞬间心动(中3)大概每次都短小……下章完,以后争取长点……

  暂且把时光倒回前几天夜晚。
  
  ……
  
  
  彼时正值卡索他们一行人在外的一位好友大婚,身处各个家族的少爷小姐们难得一次全部聚首,又是为了庆贺好友成亲,难免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而几人中,唯有卡索的弟弟樱空释最为清醒,不急不忙地把新人赶回新房,顺便让人把这群醉鬼给扶回了房间。
  
  只剩下卡索。
  
  樱空释心道:其他人关我什么事呢?我只要照顾好哥哥就可以了。
  
  卡索明显也醉了,眼眯成了一条缝,迷迷糊糊的看着樱空释。
  
  樱空释心尖一颤。
  
  他忍不住靠近卡索,手指抚摸上卡索的脸颊。
  
  卡索看着他。
  
  樱空释试探着轻柔唤。
  
  “哥哥?”
  
  "……"...

©夙锦夜 / Powered by LOFTER